解决看病贵由基本药物制度开始

2009-06-01 11:18:19    来源:  作者:

  基本药物制度只是解决看病贵的序幕

  昨天有媒体报道说,由于与新医改方案配套的基本药物目录尚未公布,原定6月份要进行的招标肯定要推迟了。而推迟的原因,据悉是其中存在艰难的博弈、妥协。不过允许不同声音充分讨论,即使迟了些公众也可以理解,毕竟稳妥、完备的具体方案和普遍共识的取得更为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人们普遍有一种认识误区,认为贵药就是好药,这造成了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也强化了过度治疗,还造成了一些医源性问题,比如抗生素越用越高级造成的耐药性问题已对人类健康构成重大威胁。古代名医徐灵胎在《医学源流论》中有一段话说得很好:“盖愚人之心,皆以价贵为良药,价贱为劣药,而常人之情,无不好补而恶攻。故服参而死,即使明知其误,然以为服人参而死,则医者之力已竭,而人子之心已尽,此命数使然,可以无恨矣。”

  然而时至今日,这种社会风气并没有根本改变,“天价医疗案”时常发生就是明证。去医院看病,医生告知可以自愈而不用服药,病人往往会怀疑医生的水平甚至觉得吃了亏;医生开的药很便宜,则会质疑其效果或者觉得与自己的身份不匹配,甚至还有许多因此打官司的事情;而医  生则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开贵药可以带来明显的经济收益和病人的信任,还能规避一些可能的医疗风险。在医疗双方的共同作用下,贵药盛行而经济适用的药物则消失在市场上。实际上,药品的功能是治病,每一种药品都有自己的特点,只有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基本药物制度推行的同时,如果不能让医患携手,可能将重蹈过去药品屡降屡败的覆辙。

  设定基本药物从只是技术问题,各方利益博弈平衡以后自然会有一个结果。基本药物实行的是统一价格、集中采购、统一配送政策,留出5%给基层医疗机构自由选择,其用意也是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但不能真改变政府主导这一事实,因为它和目前有些地方搞的药品招投标制度并没有本质区别,若如此,权力寻租等不规范行为如何能在基本药物生产配送问题上得以解决?行政干预是否有过度的嫌疑?市场的机制该在何种程度上发挥作用?而且据报道,已有一些生产企业正寻求进一步涨价,以备将来基本药物制度实行以后,即使降价也能享有丰厚利润,面对以逐利为特征,特别是占据垄断地位的经营企业,如何才能把药价真正降下去?即便基本药物的价格确有下降,如何确保医疗机构放弃高利润的非基本药物而尽量使用基本药物?对基本药物制度的考验还在后面。

  公共卫生服务不仅涉及基本药物一方面内容,医疗器械的消耗、检查等在医疗费用中所占的比例并不低,在解决了基本药物目录以后,其他的基本医疗服务是否也应该有一个类似的目录?能用普通X光的就不用CT,能用普通CT的,就不用MR或PET-CT,这是一个基本的卫生经济学常识,但是事实却常常反其道而行。当然医学检验的问题和药品问题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比如分层分类处理等,所以更根本的还是要形成一个基本服务包,希望不要形成药价降,而其他费用猛涨的局面。

  链接:什么是基本药物制度

  基本药物制度是全球化的概念,是政府为满足人民群众的重点卫生保健需要,合理利用有限的医药卫生资源,保障人民群众用药安全、有效、合理而推行的国家药物政策。基本药物制度涉及药品的生产、供应和使用的每一个环节,是国家药物政策的核心内容。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