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民成为医院的投资者,让医院对人民负责!

2010-06-09 21:52:37    来源:  作者:

  2010年6月9日记者获悉,云南卫视倪萍《民生大议》正在关注一个可实现“免费看病”的民间医改方案。提案人夏绍春称20元钱就能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实现免费看病。医改方案起草人之一,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也走进现场,为民间医改方案建言献策。免费看病如何实现,能否实现?记者走进倪萍节目现场寻找答案。
   
  热心市民:让全体人民成为医院的投资者,让医院对人民负责!
   
  夏绍春,是武汉市的十大热心市民。从2001年开始自费研究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他认为现在医院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医生的收入不能够保障或者是不满意,所以态度上开贵药这个药价特别高,所以出现了小病要大治的情况。
   
  他提出了建立全民共同的医护人员的工资保障体系和全民共同的医药保障体系,简单说我们全中国十三亿人去养活我们的六百五十万的医护人员的全民集资享受免费看病的方案。针对医生收入不能保障的问题,他提出国民每年每人交纳20元作为医疗保健服务费,国家财政再支出80元,以此承担医护人员的工资收入,每人一次性平均缴纳4000元建立社会医疗保障共同基金,用利息(6%收益)支付药费和医疗费,本金永远归个人所有,进而改变医患关系。
   
  之所以提出此方案,夏绍春认为现在医疗制度的机制不对。目前的机制是政府投资你只对政府负责;院长只对局长负责;局长只对厅长负责;厅长对部长负责;却都不对人民负责。我的方案是让全体人民共同解决成为医院的投资者,上交的四千块钱,它不仅仅是国库券,它是一个分支的股东,它是一个股金,就是全民共同股金,去保障我们的医疗。此后,我再去医院就是股东了,医院需要对股民负责。
   
  医改起草人:保障医生工资难保优质服务!中国最缺医疗救济!
   
  针对夏绍春的提案,节目现场医改起草人之一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提出了担忧,他认为保障了医生的工资并不能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现在很多你把这个钱给了医生以后,医生反而不给你提供好好服务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拿固定工资我一天上午看十个病人,这是我完成工作了。你让我看二十个,有三十个病人在等我不看了。这个不是没有,这个现在已经在一些改革地区已经出现了。这是我们所担心的。
   
  夏绍春的提案也点出中国医改制度十分紧缺,也是老百姓十分担心的一块——医疗救济。周子君介绍,我们现在缺的就是医疗救济。中国低收入人群非常多,温家宝总理可以自己掏出一万块钱来,救助小李瑞。但中国有四百万儿童白血病儿童,我想他也不敢说这个话,我就拿一笔钱,把这些人都解决了。特殊病这个问题,需要政府、社会和我们自己的爱心综合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后,整个社会制度相对来说就比较完善了。

  新闻链接:政府投入难保公立医院姓“公” 须扭转运营机制

  公立医院改革的核心是投入和补偿问题。不解决政府投入问题,谈公益性是很牵强的。但增加政府投入并非只是往公立医院砸钱这么简单。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如果不改革扭曲的医院运行机制,再多的投入都有可能被医院“吞”掉。
 

  回归公益:绝不能用政府投入的多少来衡量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医院在1999年12月建院时,仅有一座空楼,年财政拨款仅200万元。然而,短短10年时间里,医院通过民间资本注入、精细化管理、人性化考核等一系列创新举措,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开创了病人、职工、政府和投资者都满意的多赢局面。

  例如,为降低就诊费用,武侯区人民医院制定了检查设备使用“阳性率”等制度,并将病人满意度直接与医护人员的奖金挂钩。如医院规定,CT检查“阳性率”必须达到50%。有一名医生因为“阳性率”为48%,结果2%的检查费由他个人承担,支付了2000多元。数据显示,2008年武侯区人民医院病人就医费用,每门诊病人次均费用为119元,住院病人次均费用2336元,较成都市级医疗机构平均水平分别低22%和62%,药品占业务收入比例为25%,而全国平均水平为43%。

  武侯区人民医院院长吴海宁对半月谈记者说:“一个科学管理的医院,肯定是不会亏损的。我们医院,目前政府投入只占2%左右,但仍然较好地解决了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一些亏损公立医院,常常责怪政府投入不足,但在我看来,投入方式不当以致医院低效率运营才是症结所在!”在吴海宁看来,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体现,绝不能用政府投入的多少来衡量。

  成都市医管局局长娄进指出,目前一些医院陷入了认识误区,认为政府就应该大包大揽,而没有主动去思考如何向人民群众提供更多的服务产品。在这种思维定式下,医院只是守株待兔等待病人上门,而不是去关注投入和产出,不去考虑怎样为患者提供更多更好的医疗服务,自然会被患者抛弃。没有患者,何来医院发展?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一些省市正在积极探索财政对公立医院投入的有效途径。如浙江宁波市,就不是单一考虑给每所医院补助多少经费,而是把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作为改革目标,提出并建立了与公立医院扩大使用廉价药物相挂钩的经济补助制度,不仅使病人得到减少医药费用的实惠,而且有效调动了医院使用廉价药物的积极性,推动了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回归。

  真金白银:“一兜到底”有多大可能

  据安徽省发改委主任兼医改办主任沈卫国介绍,为从根本上改变“以药养医”机制,自2009年11月正式启动的安徽省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每年要新增财政支出约20亿元,这还不包括已经确定的村卫生室补助支出。今后3年要完成全省医改,总计需要投入460亿元。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