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专家分析医药分业两个关健点

2009-06-12 15:22:41    来源:  作者:

  复旦大学专家郝模:医药分业值得探究

  如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如何解决医药分业……6月10日,复旦大学卫生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郝模站在政策研究者的立场上面,围绕着医改这件事情,用比较科学、客观的立场跟大家探索怎么做可能更好一点。

  政府把补偿理顺这是前提

  “政策,绝对不是一条线,一根线,政策是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你是自由的,擦边球是可以打的,但是绝对不能踩红线,也就是说,更要关注的不是什么能做,是什么不能做。郝模一开始就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一谈到医药分业,大家都头疼,医药分开,卫生部强调,要收支分开,这是一个亮点。很多政府在论证这个话题的时候,都会组织一系列的论证会、讨论会,都会找到院长。可是说来说去就这么一句话:药没了,医院也完蛋了。实际上,医院自立就自然而然会想到自身的利益。同时这还涉及到一个药品流通渠道的问题,政府肯定要面临钱贴,政府的钱是纳税人的,怎样把纳税人的钱交给药品流通渠道,这是一个问题。在中国目前的氛围下面,尤其是在医院没有转制的前提下面,医药分业还值得探究。”

  郝模说:“零差价,基本药物,包括基本药物目录,这是好事,如果让大家讨论基本药物目录的话,都希望这个目录越庞大越好,数量越多越好,价格适当的贵一点,以前上海90年代搞药品目录的时候,原来想定500种左右,最后变成1300种,所以它是好事,但是缺乏一个基础,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够真正理出一个符合客观规律的药品,这才值得探究。大部分的医院都无所谓药品的差价,关键是政府把补偿理顺就行了,这才是一个前提。”

  补偿不足公立医院或将亏损 

  研究显示,二级公立医院的医疗支出通过医疗收入补偿的占76%,药品结余补偿的占14%,政府经常性补贴补偿的占8%,总体仍有2%的医疗支出无法通过医疗收入、药品结余和政府经常性补贴得到补偿。“如果医疗价格不变,药品平均加成率每下降1%,二级医院需要政府补贴要增加50万元。”郝模表示,政府补偿力度一旦不足,将造成公立医院政策性亏损。如果要上调医疗服务的价格达到收支平衡,这对市民来说不是一件好事。”郝模建议说,在落实医改的同时,一定要考虑财政能力以及医疗价格上调的幅度,否则将来受害的还是老百姓。
 
  链接:迎新医改机遇 保监会新策促健康险发展

  为了让保险业更好地参与到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设中,中国保监会昨天发布了《关于保险业深入贯彻医改意见 积极参与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设的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开展基本医疗保障管理服务的保险机构须符合八项条件,鼓励开发新险种,探索医保股权合作。

  经办管理服务须八项达标

  国务院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和《国务院关于印发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的通知》(下称“新医改方案”)提出,鼓励和支持商业保险参与基本医疗保障经办管理服务,在确保基金安全和有效监管的前提下,积极提倡以政府购买医疗保障服务的方式,探索委托具有资质的商业保险机构经办各类医疗保障管理服务。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