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医改中药企业将如何调整

2009-06-04 10:26:10    来源:  作者:

  新医改方案发布已近两月,而作为医改“发令枪”的基本药物目录仍然“只闻雷声,不见雨点”。

  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曾经明确表示:基本药物目录将于4月底前出台。如今期限已过一月,仍未见踪影。5月底,果然又有吊人胃口的消息传出:有接近人保部的人士透露,基本药物目录将于6月出台。

  “目录还没最终定下,6月份出台的可能性很大,但不能肯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保专家告诉本报记者,医保目录调整也在等基本药物目录的最终敲定。

  专家分析:迟迟拖住新医改“发令枪”的,一是基本药物目录大小需要和医保基金承受能力相平衡,二是入围制药企业间的利益相搏。

  □博弈焦点一

  中药独家品种是否 占比过大需要删减?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26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基本药物目录“可能很快就会出台”。一位接近人保部的人士表示:“目录会在6月份出台,耽搁的原因主要是对中药独家品种的争议仍很大。”

  有消息称,4月中旬上报给国务院新医改小组的基本药物目录,近日又被国务院打回到卫生部和人保部,原因仍是“独家品种过多”。此前卫生部已将100多个独家品种砍掉了36个。

  日前又有消息人士透露:“在原有缩减的基础上,中药独家品种又有十几个从基本目录中拿了出来。”

  “独家”过多过滥遭质疑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拳头产品能否拿到独家品种,对制药企业影响很大,“独家品种意味着只能有一家企业生产,这比定点生产还厉害”。他分析道,尽管基本药物的定价细则还不明晰,但独家品种与政府谈判时的议价能力肯定更高,价格上也会受到一定保护,不会砍得太狠。

  药企希望多拿独家品种,批评人士则认为“独家品种”过多过滥。一名网友攻击道:“目录征求意见稿中药目录300个,其中所谓的独家品种有110个,近乎达到40%。没有竞争,自然形成垄断,价格居高不下,不利于降低采购成本,不利于降低老百姓负担。”

  有人则质疑“万一哪天企业倒闭了,或因某种原因不能继续生产该药,由此影响到群众基本用药,这个责任应该谁负?”

  广东省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广药集团副总经理李楚源称:“就我最新了解到的版本,西药品种在300个左右,中药品种在250个左右,其中独家品种大约为70个。”

  “有不少企业还想继续追补独家品种。”山东一家大型药企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而一位医保专家则告诉记者:“按目前的情况,西药品种变化不会太大,继续缩减中成药独家品种的可能性比较大,增补不大可能。”

  缩减传闻令药企忐忑不安

  “现在吃不好睡不好,整天提心吊胆的。”基本药物目录出台时间的一再拖延,让广州中一药业总经理吴长海很无奈。他说:“不知道最后哪些能进,哪些是独家品种,这已脱离了我的视线范围。”

  拖的时间越长,变数越大

  吴长海称其掌握的最后一个基本药物目录版本还是4月初的征求意见稿,该稿西药有312种,中成药303种,西药独家品种寥寥无几。“之后就没消息反馈回来了”。

  “独家品种将缩减”的消息让吴长海忐忑不安。早在今年2月初,坊间就有“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成药品种名单(征求意见稿)”从网络流出,其中中成药独家品种多达110种。按照这一版本,广州中一药业是广东药企中“收获”最丰的一家,有降气定喘丸、消渴丸、乌蛇止痒丸、障眼明片四产品入选独家品种。

  如今削减中成药品种的传闻似已越来越确凿,吴长海不知道中一药业的独家品种还能保住几个。

  正在“纠结”的药企并不只一家,东阿阿胶(17.04,0.04,0.24%)公司有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现在不方便说,目前正在定稿的关键时刻,拿不拿得到独家品种很敏感,谁现在冒出头来说话说不定就被拿下了。”在此前征求意见稿中,该公司的产品复方阿胶浆也属独家品种。

  据一位接近人保部的人士表示,基本目录中二线中药企业的独家产品仍在被压缩,最终定稿中留下的独家产品已经不多,能留下的是那些一线企业销售规模大、品质有保障的独家品种。

  据了解,目前国内单品销售额超过1亿元的中药产品仅有十多个,这意味着最终留在目录中的中药独家品种或将大幅缩水。

  □博弈焦点二

  医保基金能否托住 基本药物目录的盘?

  另一重要的博弈节点是:基本药物目录的筛选,一方面关乎老百姓医保用药的质量,另一方面考验着国家的“买单”能力。

  医保基金增量造成压力

  根据新医改方案,基本药物将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物报销目录”(简称医保目录),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据悉,全国药厂80%以上的药品零售掌握在公立医院的手里。而基本药物目录中的药物,将按比例在公立医院强制销售。

  也就是说,基本药物纳入医保目录后,基本药物使用量大大提升,会相应给医保基金使用带来一个很大的增量,同时也给相应部门带来资金压力。

  “企业间的博弈倒是其次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国家能掏多少钱。直观来讲,基本药物目录的盘子越大,所需要的医保基金就越多。”上述医保专家对记者分析,入选药品的价格、种类、生产厂家数量,都会影响到以后医保基金的使用。

  东方证券分析师认为,我国药品种类太多,合理控制基本药物目录规模,有利于减少药品成本核算的负担。因为后续制定合理的药品价格和补偿标准,均需要大量的药品成本核算。

  他还表示,从国家角度来讲,建立基本药物制度必须考虑核心筹资的可持续性:即医疗保险付账多少以及相应地自付比例多少的问题。

  八部委联手促目录出台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分析师郭凡礼则指出,基本药物目录不仅涉及到企业的相关利益,也涉及到中央各部委的利益。除了医药生产企业之间为入选基本目录而相互博弈外,各部委也都积极为本部门争取更多的主动权。

  5月11日,卫生部、发改委、人力资源保障部等8个部委已联合组建了国家基本药物工作委员会,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协调解决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过程中的相关问题,以加快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完成。

  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认为,基本药物目录存在的变数很多,说明国家对这次基本药物目录出台很看重,不想再出现像以前那样出台目录后得到无关痛痒的结局。

  □最新进展

  基层医院或将有5%自主权

  虽然基本药物目录尚未出台,但是执行过程中,并不要求基层医疗机构完全使用基本药物目录所列出品种,并预留了调整空间。

  日前有消息透露:国家可能将给基层医院预留5%左右的自主权,根据现实需要,医院可以对药品数量作适当调整,但不能超过基本药物目录所有品种数的5%,并需要向主管部门申请备案。

  之前公布的新医改方案中规定,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配备和使用基本药物。“全部配备和使用”概念并不清晰,留下了一定的想象空间。

  一位医保专家告诉记者:“这一比例也有可能是3%,但不管如何,大方向还是以使用基本药物为主。”

  至于大型公立医院的强制使用比例,他认为这不是重点。他说,这次新医改主要指向城市社区服务站、县人民医院、乡镇卫生院、农村医疗室这些基层医疗机构,对省、市甚至区级医院影响应该不大。

  □业界反应

  中小药企频开“碰头会”寻求对策

  随着新版基本药物目录颁布执行的脚步渐进,中小药企的老板们也变得焦躁不安。一位中小药企老板告诉记者,最近他们经常聚到一起开开“碰头会”,研究应对之策。

  新医改方案出台后,对整个医药产业链条上的环节都将产生巨大影响。在基本药物目录促进行业洗牌的背景下,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的中药厂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

  业内人士分析,基本药物目录制度的实施将大幅提高制药行业的集中度,中小药企或将面临倒闭、并购的大潮。而基层卫生机构实行的零差价销售,也将对零售药店产生巨大冲击。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