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免费医疗能发生在中国吗?

2009-05-25 23:34:45    来源:  作者:

  关于神木县搞的这个“全民免费医疗”,从一周以来的评论看,有不少人觉得这是不切实际的乌托邦,是神木县放的一颗卫星。这个判断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基于这样的“常识”:3年前,黑龙江籍农民工王建民因无钱看病惨死在北京同仁医院的急诊走廊上;去年,19岁的北京顺义农民李大伟因抢劫罪被判入狱18年,而他实施抢劫的目的是为了进监狱享受免费治疗……或许是看多了这一类让人倍感心酸的新闻,人们很难相信“全民免费医疗”这种类似于天上掉馅饼的故事会发生在我们的国土上。

  “全民免费医疗” 是一种财政幻觉

  在“看病难、看病贵”长期困扰百姓、新医改已启动多方求解之时,位于陕北的一个县城——神木,探索并实行了一套新的医改方案:对于该县户籍城乡居民,从3月1日起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政策低调推行两月有余,神木县5月22日首次正式向外公布,3月份为患者报销医疗费960万元,4月份报销医疗费1270万元。

  坐拥丰富的煤炭资源,雄厚的财力可以让神木县在免费医疗上秀一把。但是笔者以为,财政收入再如何富裕,政府都不应该提供免费的私人医疗服务;公共财政再怎么落魄,政府都应该提供免费的公共卫生服务。如果颠倒了二者的次序,即使是为民众谋福利,最终也难以取得满意的结果,因为这违背了医疗发展的基本规律。也就是说,无论神木县的财力多么雄厚,它都是有限度的,庞大的财政补贴必然使其处于尴尬的境地,难免使“全民免费医疗”变得虎头蛇尾。

  政府是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的部门,其资金来源于民众的税收,二者往往是不对称的。也即,我享受的政府服务可能是你提供的税收支付的,对我来讲,服务就是免费的。推而广之,每个人都可能有这种错觉,认为政府可以提供免费的服务,这种服务包括医疗、教育、电视节目、公共安全等。但是如果仔细地溯源,我们就会发现,政府提供的每一项服务都可以找到公民纳税的发票,也就是说,哪一项服务都不是免费的。因此,免费医疗是一种财政幻觉。免费医疗的实质是A集团的私人权利被无偿分配给B集团,如果不存在被侵占,免费医疗便意味着一种虚幻的理想。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