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基本药物目录将择期公布

2009-05-19 16:14:33    来源:  作者:

   雷海潮:基本药物目录还在调整

    卫生部政策法规司雷海潮处长:未来三年医改五项重点改革各级政府需要投入8500亿元是总量的概念,但是是未来3年总量的底线,因为医改要确保支持五项重点改革但国家投入其实不限于这五项改革。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生产、配送、报销的流程再造和有效协调,保障老百姓基本用药是解决诸多问题的关键。基本药物目录的药品结构、数量还在调整,择期公布。

  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所长张振忠深入讨论了本轮医改的背景和新农合与城镇居民医保现状及未来。九州通医药集团副总裁牛正乾先生认为未来两年是医药企业的政府关系年,基本药物目录将体现这一点,基本药物目录综合看是利好。医改有很多配套文件,其中对商业将产生较大影响的是《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可能会引发医药商业的集中和洗牌。

  北京宣武医院医务处处长王晓安:――改革对公立医院的影响正面影响:保障面和力度加大,补偿机制逐渐完善;负面影响:政府监督、制约力度大大加强,间接支付、后付比例巨大;利弊共存的影响:医保病人比重增加——迫使医院更重视医保管理;统筹面扩大——医保异地报销——就医流动性加大。

链接:价格管制不除 药价难归理性

    望眼欲穿之际,新医改方案最终浮出了水面。最新修改稿中增添了零售药店内容,还规定国家不再制定统一的基本药物零售价格。

  在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基本药物由国家统一定价,政府组织“定点生产、统一价格、统一配送”,结果这种“统购统销”模式饱受诟病。

  在一个立志建立市场经济的国度,政府定价、“统购统销”,确实具有某种落后性。药品虽然特殊,但在市场流通领域,它还属于商品。对于任何一种商品来说,该模式都易导致行政垄断,并将由此带来权利寻租空间。这种模式惨遭炮轰,也就不费解了。

  端详医改方案的终极版本,其中“国家不再制定统一价”、“增添零售药店”等表述,部分体现出对民意的一种妥协式回应。这样的制度修改,让人很是受用。但也不能过于兴奋,看完完整表述,激动的心情只平复了一大半。原来,“统一定价”并未取消。

  统一定价的前提是预设政府万能:政府部门虽处身市场之外,却能准确捕捉市场瞬息万变又高度分散的信息。但从经济学上讲,由于信息不对称和专业分工所限,政府不可能精准定性药品成本。那么定价就只能凭借中标药企的报价来核算,且报价的真实性也是无法核实的。这就将导致谎报虚报难以杜绝,谁都知道自己报的成本越高,最终售价也会越高。在大家默契地“抬价”之下,药价自然居高难下。媒体上曾见药商大曝内幕:为了顺利中标,低价药的药商想尽办法变身涨价,一些药品变相涨价幅度最高可达到1063%。

  当然,我们知道政府定价的本意与现实情况完全相反。现实告诉我们,政府定价与形形色色的价格管制除了扭曲价格竞争之外,难以见到明显的正面经济效果。即使不谈管制本身对市场信号的干扰,单从初衷来看,管制最终也难达到预期目标。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