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灵首页医药新闻
虚假信息举报:点此处对话

乙肝主要用药被国外药企垄断 面临断药危机

2008-06-19 10:43:53    来源:  作者:

  由于外国制药公司垄断,乙肝患者的主要用药拉米夫定不仅价格高,而且经常断货,他们迫切期待实现药品的国产化

  “倒霉,郁闷,无奈,窝囊,可恶,憋屈??”武程颐一口气说出这几个词,满脸愤懑。

  咒骂自己,几乎成为他两年来每天的必修之课,“我是个病人,一个神经病,每天崩溃一次。”

  “精神病人”之言并不如实,那只是这个32岁的湖南男人“作贱自己”的习惯用语。

  事实上,他是个“乙人”(这是许多乙肝病毒携带者对自己的称呼),中国1.2亿“乙人”中的一个。

  “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武程颐甚至期望某天清晨醒来时,自己真的成为精神病人,“至少那样自己不觉得痛苦,哪怕关在铁栅栏屋子里。”

  不幸的是,武程颐精神很正常。

  每天,他需要一粒“拉米夫定”,那是一种又名“贺普丁”的药丸。

  “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救命的药,必须长期服用。”武程颐说。

  然而,药丸带来了很多烦恼。

  “进口的药,价钱贵,还时常断货。”去年年底,全国大部分地区药丸“断炊”,被一些人痛斥为“不该发生的公共卫生事件”。

  “药丸不能国产化,这是问题的关键。”民间乙肝防治领域的NGO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对《新世纪周刊》说。

  越来越多的民间人士呼吁,中国政府应该尽快发布针对拉米夫定的强制许可,促其国产化。“无论WTO的相关法则,还是国内的相关法律,都是说得通的。”

  昂贵的药丸

  晚上8点。

  汽车行驶在三环上,这是北京最繁忙的环型公路,道路两边,楼宇林立,霓虹闪烁。

  武程颐并不在意这些,他瞥了眼车厢里的电子钟,“到点儿了,吃药。”

  原本生活毫无规律的他,现在却如同接受了最严格的军事训练的战士。每天,他的工作和生活被嵌入一套缜密的时间表里。

  吃药,更是一项“雷打不动”的环节。药丸镶嵌在一片薄薄的银白色的塑料板上,14粒,一盒200元。“每天一粒,一盒可以吃两周。”武程颐并非精打细算之人,但每月400多元的固定药费,总让他不免唏嘘,“在我老家,这400元可是父母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武程颐开了家电器维修铺子,每月几千元进账,“400元的药费,还应付得过去。”

  对于韦鸣而言,每个月400元药费的支出,实在有些困难。他是在读的大学生,来自江苏北部的一个小城市,家境贫寒。

  带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走出家门的那一刻,他暗下决心,“要独立了”。

  豪迈宣言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淹没,大二下半年的例行体检中,他被确定为“乙人”。“大家都客气地避开我。”这让背井离乡的他颇感“精神上的苦闷”。

  每月400元的药费让“精神上的苦闷”物化,“之前,每个月吃喝拉撒,也不过300元,都是家里寄过来,已经很难为打零工的父母了。”韦鸣埋着头说。

  这一年,韦鸣不断兼职,不断赚钱,“很累很累”,“跟着师傅爬到高楼上装空调,拿着传单上街搞促销,啥事都干。”

  中国1.2亿“乙人”中,四分之三肝功能正常、没有肝炎的症状和体征,可照常工作学习,不需治疗,但需每半年到医院检查一次,监测肝功能状况。而另外四分之一,约3000万人,属于慢性乙肝病人,他们肝功能不正常,需要药物治疗。

  武程颐和韦鸣都属于这四分之一之中。

  他们不得不将日常时光,以及对健康生活的期盼,捆绑在一粒昂贵的小药丸上。

  “拉米夫定是治疗乙肝的主流用药。”陆军说,除了是益仁平中心这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外,他还是“肝胆相照”网站板块——中国民间最大的“乙人”NGO网站组织的“掌门人”。

  “必须每天按时按量服用,不能间断,否则不规则服药,会导致体内病毒产生耐药性,病人将会使用成本更高的二线药物。”陆军说。乙肝患者中有大量的学生、农民、贫困群体。“救命药”的高昂药价,让其中一些人由于无力承担药费,被迫中途停药,“很多病人的病情恶化”。

  断药危机

  昂贵的价格并非唯一的麻烦。有些时候,“手里揣着大把的票子也休想买到一粒。”河南南阳的“乙人”赵志对此深有体会。

手机: 字数
151****4148发表于 2015-12-31 10:19:16
我服用六年了花了好多钱了,纠结呀,没能力没体力药费成了最大的问题,咋整啊
查看全部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