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药的获利和医院真药的暴利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2011-11-21 17:56:46    来源:  作者:

  假药巨案背后的真药暴利

  公安部破获价值20亿元的假药巨案。据调查,医院的清洁工和保洁员通过工作之便售卖各种处方药包装盒,一个抗癌药盒可获利300元。假药贩子在购买包装盒后通过改批号、灌装低档原料药等方法生产假药。(本报今日16版报道)

  一个废弃的药盒,转手倒卖之后“可获利300元”,这无疑是一个相当刺激人们的神经、挑战想象力的事实——一个药盒便能如此获利,整个假药本身又该有多大的利润?在假药利益链条中,“最底层的医院清洁工”的收益尚且如此可观,作为“上线”的“假药商”,又该攫取怎样惊人的暴利?不法商贩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不惜铤而走险地炮制贩卖假药,对于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当然应予最强烈的谴责,并施以最严厉的惩治。根据最新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生产、销售假药的……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不过,在谴责和惩罚之余,我们恐怕也要看到,制贩假药的现象之所以会如此猖獗泛滥,并形成分工严密、覆盖广泛的庞大网络和利益链条,“盘踞在全国近30个省市区”,背后所见证其实不只是造假贩假者一己的利欲熏心、利令智昏,同样也是目前我国药品市场本身混乱现实的一种生动写照,这突出体现在:即便是正规生产的真药,同样也是严重暴利化的,而在这种药品暴利下,普通消费者、患者,几乎完全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以上述案件中,假药贩子冒充的治疗肿瘤药物“美罗华”“赫赛汀”等为例。其正品真药的价格原本就十分昂贵,动辄便是上万甚至几万。如用于乳腺癌治疗的“赫赛汀”,其在国内的每支(440毫克)售价便高达22538.21元,每年使用15支,至少就需要30万;而在香港市场上,“赫赛汀”却仅售16000多元。而更加怪异、令人费解的又是,国内22538元的“赫赛汀”售价,又是“物价部门经过审批”的合法价格。这实际上也就是说,即使不造假,完全使用真药,将“赫赛汀”从香港贩卖到内地,每支至少也有6000元以上的天价暴利。

  显然,类似这样的药品暴利,并非“赫赛汀”之类进口药独有,国内生产的正品药同样也是如此。还以抗癌药为例。据央视此前报道,在湖南,出厂价仅15.5元的抗癌药物芦笋片,从医院卖到了患者手上却变成了213元,利润率高达1300%;而另一种抗癌药恩丹西酮,“8毫克的针剂,平均每支原料成本不足一元,加上包装等费用,成本也不到四元,在医院的零售价却是每支80元到90元”,利润率超过2000%。

  无疑,如果我们不能从制度体制上根本改变目前医疗领域市场机制与政府监管双重失灵的困局,彻底祛除这种真药的严重暴利倾向,不仅会造成患者的沉重医疗负担,而且最终也会从一个侧面推动助长假药现象的不断泛滥恣肆。一方面,诱人的药品暴利,势必会强烈刺激不法之徒以身试法、“分一杯羹”的逐利冲动,有道是,“如果利润达到100%,就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利润200%,他们就敢于冒上断头台的危险”。现在药品暴利动辄1000%、2000%,他们岂能不蠢蠢欲动、为所欲为?另一方面,对于患者来说,正品真药价格的畸高,不堪重负,也会在无形中变相驱使逼迫他们转而去寻找其他相对廉价替代药物,最终让“假药”乘虚而入。

  新闻链接:假药案:医院“吃肉”,清洁工“喝汤”

  近日,公安部破获价值20亿元的假药巨案,而这起巨案起源于浙江金华警方在出租车上查获的一批药盒。据调查,医院的清洁工和保洁员通过工作之便售卖各种处方药包装盒,一个抗癌药盒可获利300元。假药贩子在购买包装盒后通过改批号、灌装低档原料药等方法生产假药。(11月20日《北京日报》)

  一个药盒就能卖好几百块,谁能想得到,原来在医院当清洁工也是一个“肥差”呢。在谴责某些清洁工“见利忘义”的同时,还忍不住要追问:涉事的医院是不是也该为此负起责任来呢?清洁工已经将倒卖药盒变成了无本万利的生财之道,医院难道一点都不知情?如果明知药盒黑市的存在却视而不见,是否有管理不力甚至故意纵容之嫌呢?甚至还不能完全排除另一种可能:药盒不一定都是清洁工从垃圾桶里捡的,有些医生其实也提供了“货源”。只是出了事情之后,按照“规矩”推出几个“临时工”顶缸罢了。

  药盒值钱,源于药物天价。现在的一些药物特别是治疗肿瘤的药物,动辄就要数千甚至数万元。据央视报道,有的抗癌药利润竟然高达2000%,简直比贩毒和贩卖军火还要暴利。黑心药贩收购药盒虽然花费不菲,可跟制成假药后的利润相比却可以忽略不计。也难怪有人会趋之若鹜了。

  回收药盒和制假贩假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黑色利益链,除了暴露出相关领域缺乏管理的乱象,更是折射出当前看病难、看病贵的残酷现实。医疗服务和药物的高昂费用,让医疗行业赚得脑满肠肥,却给患者及其家庭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病致贫,也不知道有多少患者因无力承担医疗费而放弃了治疗。明知网络上兜售的“廉价”药不可靠,还是有人怀着侥幸心理购买,其实都是给现实给逼的。

  清洁工拿到一个药盒就能卖好几百块,看起来很“发财”,其实跟天价医疗比起来、跟医院的暴利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更何况,有的医疗工作者除了正常的收入,还有更为丰厚的“回扣”在等着呢。卫生政策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法学教授卓小勤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一个顶尖的骨科医生一年可以拿到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回扣。可以说,在医疗领域层层黑幕的保护下,某些医院和医生大口“吃肉”,某些清洁工倒卖几个药盒,顶多算是跟着“喝口汤”罢了。或许正是财大气粗的医院和医生根本看不上卖药盒那区区几百块钱,才让清洁工有了捞取一点外快的机会。

  清洁工是社会劳动的“底层”,一直以来留给人们的都是憨厚老实、勤勤恳恳的形象。某些医院的清洁工居然也干起了倒卖药盒坑害他人的勾当,再次验证了那句名言:好的环境能把坏人变成好人,坏的环境能把好人变成坏人。以药养医、缺乏监管、医德缺失……一系列愈演愈烈的丑陋现象,共同构成了当前乱象横生的医疗环境。是到了对此“下猛药”甚至是“动手术”的时候了!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