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医改遏制虚高药价目标远大方向正确

2009-04-13 11:39:20    来源:  作者:

  遏制虚高药价需警惕药企“公关”

  据《惠州日报》报道,4月6日,人们期待已久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出台。这份15000余字的方案提出,基本医疗卫生制度要回归公益性,努力推进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逐步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这是涉及13亿人的重大民生工程,体现了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从理念到体制的重大变革,必将对我国今后的医疗卫生发展格局带来深远影响。

  纵览这个方案,政府主导的思路非常清晰。政府加大投入,全民医保,重点扶持基层卫生机构,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等等,都体现了政府责任的回归。然而,医疗改革作为一项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期望靠这一个方案解决长期以来形成的医疗体制痼疾,是不现实的,医改的公益目标已定,接下来在具体的路径探索上,我们还需付出巨大努力。

  比如管办分家、转变政府职能的问题,事实上在很多领域包括教育、医疗、铁路等都多次提出过,但因为上位法没有明确地给主管部门确定权限与责任,相关部门自己起草和执行改革方案,一旦触及部门利益,改革就无法深入下去,甚至有可能越改革部门利益越强大,市场化之路越遥远。

  再如通过建立基本药物制度,遏制虚高药价,目标远大,方向正确。诚如世卫组织认为的,312种西药可以治疗80%以上的疾病。如果我们也能够公平、公正、科学合理地制定基本药物,并制定公平合理的价格,无疑会对药价下降产生实质性影响。然而,如何监管,却同样是个世界性难题。我国有6000多家制药企业,一些制药企业为了生存和发展都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公关”,过去的医疗招标采购制度是向众多采购集团和医院“公关”,现在则必然集中向一个部门“公关”。当年药监部门那样权力过大导致的腐败和乱象会不会重演?如何防止它们重演,亟待破解。

  还有,为遏制“大处方”,过度医学检查,鼓励探索建立医保和医院的谈判机制,试行按病种付费、总额预付等。这也是一个好的思路。但问题同上,如果基本医疗保障机构仍然是由政府包办的独家垄断,没有将其分散到更多市场化的医疗保险机构中,同样有可能存在众多医疗机构向一家基本医疗保险机构“公关”的问题,反正最后买单的还是国家,医疗价格的大幅度下降也还有可能面临随时反弹的风险。

  因此,医改方案确立后,如何监管、如何通过实现良性竞争,从而使医疗服务和价格达到自然平衡,需要认真面对。政府多投入、公民少付出的医改初衷固然值得称道,但如果不在具体制度上进行缜密的设计,医疗体制能否走上公平合理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仍然存在变数。医疗改革公益性目标已定,具体的行程仍然任重而道远。

链接:南方日报:寻求治理虚高药价的大智慧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国家发改委目前正在对政府定价的2000多种药品进行价格摸底调查,目的是为配合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和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做前期准备。

  为即将展开的改革进行摸底调查,当然是值得肯定的,这样可以做到心中有数。不过,药价调查应是物价主管部门一项日常而基本的工作,其实是不待某次改革启动才着手。事实上,对我国虚高药价形成机制,即便是业外人士也能说出一二三四,专业人士自然更是了然于胸。据说这项调查将在3月底结束,那么,人们希望能及时看到真实、完整的调查结果。这是调查部门应当履行的义务。

  不能说过去几年的药价改革毫无成效,但百姓的普遍感受是药费负担节节攀升,普遍反映是药价越来越让人看不懂。所谓让人看不懂的药价,其实不过如“秃头上的虱子”。国内厂家生产的以仿制药居多,不需要几个亿几个亿地投入研发,所以生产成本尽管不同,但决不会高到患者无法接受的程度。或者说,药品的生产成本是“有谱”的。这从不少制药企业欢迎药价下降,并表示降低药价对自己没有影响可以得到印证。

  “不靠谱”的成本发生在流通环节。销售环节过多,每一个环节都要加价,而且越往下加价越严重。比如,2毫升装亮菌甲素注射液每支成本为1.5元,给全国代理商的价格是3元,全国代理商给省级代理商的价格是6.5元,省级代理商给县级代理商或医院的价格是15元,医院给患者的价格是20元以上。医院也是药价虚高的助推器。有的药品进入医院,要被收“开户费”,医院科室主任和大夫还要收“临床费”,这“费”那“费”叠加,到患者手中,很多药品就成了难以承受的“天价”。

  以上简单分析,不过是常识。但明白这些常识,不一定就能找到有效治理虚高药价的路径。人们之所以对药价下降感受不明显,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就药价来谈药价,只在价格管理方面做文章。如果管理工作存在严格不起来、执行不下去的通病,虚高药价当然是岿然不动。更何况,即使药价暂时降下来了,也还解决不了看病难的问题;而看病难的问题不解决,药价下降的成果也难以得到巩固。

  看起来有必要把看病难、看病贵加以系统地解决。一是要输血造血。有选择性地对公立医院予以更大力度的财政支持,撒胡椒面的方法是不行的;通过改革,体现医疗作为一门专业的价值,使医生依靠自身的技术过上体面的生活。二是要釜底抽薪。下决心打破医药不分、以药养医的利益机制,这一机制存在一日,虚高药价就将存活一日。三是要大力发展医疗机构。与人民群众的需求相比,现有的医疗机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像样的社区、私立医疗机构就更少。公立医院一“院”独大,再虚高的药价一样有市场。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