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平价药房买药一年省上千元药费

买便宜药长途跋涉

2009-03-05 14:52:38    来源:  作者:

  作为消费者,也要多学相关知识,提高自我保护意识。首先,不用担心“便宜没好药”,“像甲硝唑、黄连素等常用药,单方的比复方的要便宜很多,片剂也会比胶囊便宜,但效果绝对不会差。”朱长浩说:“我自己去药店买药,就主动要求买便宜的简装药。”

  当年,以药价便宜闻名的湖南老百姓、浙江天天好杀进京城时,恐怕不曾想到,会被“350米限令”这道绳索束缚了手脚。

  “开办药品零售企业应与已有药品零售企业之间具备350米以上的可行进距离。”这一限令虽非北京独有,但限令之下“四大家族”药店的强势,却成就了全国罕见的“北京特色”。

  对于京城的普通百姓来说,平价药房的实惠,自己可能根本“无福消受”:前往“遥不可及”的平价药店,时间和金钱的消耗让人无力承担;多数平价药店的非医保定点身份,让人购药时不得不主动放弃相对低廉的价格。

  买便宜药长途跋涉

  65岁的张大妈对平价药房真是又爱又恨。到平价药房买药,一年下来能节省上千元药费。不过,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坐着公交车奔波二十余公里。

  张大妈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她每天都要吃的降糖药-拜糖苹,在家门口的药店卖80多元,而在北京老百姓大药房只卖66元左右。一盒药省12元,一年下来就是上千元。

  让张大妈“痛苦”的是,每次去买药,从位于海淀区中关村大街的家里出发,坐着公交车跨越二十余公里的路程,才能到达位于崇文区的老百姓大药房。二十余公里并不算长,不过对于已经65岁的老人来说,这样的路程绝不算短。时常需要在外颠簸一日,张大妈难免抱怨:平价药房为何不多开几家?

  有相同疑问的京城百姓绝非张大妈一个人。通过本报多次药价比较记者发现,不管是处方药、非处方药还是保健品,平价药房的价格都比金象等名门药房低上一截。然而,如果画出一张京城药店分布图,不难发现,在京城很多地区,只有高价连锁药店或单体药店分布,很难寻觅到平价药店的身影。

  4月29日,在中关村等新兴街区,记者发现,沿途只有同仁堂、嘉事堂等名门药店,相距甚近地互相“守望”。偶尔出现一家平价药房,基本上都是面积在几十平米左右的单体小药店,药价并不低廉,且品类不全。在和平里小区,记者发现,沿着和平里大街,一路上相距几百米处即可发现金象大药房、永安堂大药房、同仁堂药店,很难找到平价药店。在双榆树小区、望京新城等社区,记者发现了同样的情况。

  4月25日,北京好得快大药房总裁助理张捷表示,许多地区由于平价药店无法进入,顾客要想买到便宜的药品,只能到离家很远的平价药店购药。

【内容导航】
第1页:买便宜药长途跋涉 第2页:平价药房扩张受阻
第3页:选址难破“天罗地网” 第4页:取道“郊区”包围“市区”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