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费降了吗?药厂和医疗机构玩数字游戏

2009-08-12 11:57:28    来源:  作者:

  钱江晚报:涨医费请先降药价

  医生未必就是身心都健康的,特别在改革转轨中的中国,他们时常也是需要被医治的“病人”。

  身边的医生朋友经常牢骚满腹,读个大学要凭空比别人多出几年,如果学外科,那就惨了,整天泡在实验室不说,就是让你站在手术台前几个小时不干活,正常人也要熬出椎间盘突出。但是,辛苦的结果却是2000块一个月的饭碗还不好找。

  我想,这也许就是广东试点收取医师服务费的初衷吧。广州日报8月11日报道,广东将首先在深圳、湛江和韶关三地公立医院开展收取医师服务费的改革试点。为了避免“只涨价不改革”的印象,作为交换,广东力争在未来3~5年内在全省所有公立医院逐步取消医院销售药品收取15%以下的加成率。

  换句话说,此举就是用“涨医费”来“降药价”。一来可以平抑医生们的怨气,二来给民愤极大的看病难、看病贵,乃至医疗腐败问题开一贴新药方,以求获得老百姓的掌声。

  老百姓的喝彩可是千金难求啊。上世纪90年代以来,走进市场的医院养命钱其实有两大笔,一笔是卖服务,像看病、化验、诊断等等,另一笔更大肥水就是卖药。医院卖服务“吃不饱”,难免就把脑子动到了药上。以至于药品的进货、处方、销售环节中的猫腻“野火烧不尽”,尽管“严打”多次,腐败却有恶化趋势,多次“手术”仍然不见好转。

  现实是,没有“药”养“医”,医院只能关门大吉。而对于患者,怎么改都是先涨价,不喊疼才怪。医改好像走入死胡同。然而,老邻居韩国的两条腿走路却走出来新路子,从2001年起,韩国强力实施医药分离,虽然遭到很多抵制,但最终,韩国将医药分离制度推行了下来,公众从药价下降中尝到甜头。

  国内推了个费改税,结果税收了,过路费也没少几块。同样的顾虑在广东此次改革中未必不存在——医师服务费可以应声而收,就怕这15%的药品加成率,未必肯心甘情愿地“落地”。到时候,老百姓药费没少交,反而多添了笔给医师的服务费,赢家是医院,输得精光的还是老百姓。

  这绝非杞人忧天。想想看每次药品集中招标,都号称药价降了多少多少,但老百姓感觉到看病便宜了吗?药厂和医疗机构,有的是办法来玩数字游戏。

  医和药是连体儿,只改药,不改医,“瘸腿改革”很难成功。广东试图以“高薪养医”破解医患难题,这是迈出了一大步,但另一条腿能不能跟上,才是成败关键。

  链接:上海市长向人大代表请教如何降药价

“韩市长刚刚建议,大家讨论式发言。”在昨天下午卢湾区代表团联组审议会场,主持人江介华代表的开场白,让代表们的讨论热情高涨。从扶持企业的政策如何“落地”、药品“零差率”怎么实现、到教师待遇如何提高……1个小时内,代表们与市长的对话贯穿始终,共同探讨发展和民生难题。

  来自企业的王烈君代表谈到,在卢湾区,有600多家来自各地的中小服务型企业,去年一年,吸纳1100多名上海户籍的员工,至于外来务工人员更多。但去年下半年来,这些企业不同程度受到金融危机影响,陷入困境,“市政府对这类中小企业,有没有相应的扶持政策?”

  “市政府最近推出的三个特别计划中,第三项稳定岗位特别计划就是针对中小企业的。包括实施更加灵活的工时制度,引导企业实行岗位共享、培训过渡,以就业补贴形式帮助企业节省用工成本。”韩正市长表示,将根据形势变化,抓紧研究出台新的力度更大的政策措施,帮扶企业渡过难关。

  同样来自企业界的南大庆代表提到,帮助企业过冬,不仅要关注困难企业,好的企业也要关心,帮助他们做大做强,一旦金融危机过去,这些企业就会强势飞扬。南大庆代表的一番话得到了韩正市长的认同,“政府要给企业开‘补药’。此次政府针对企业推出的政策都是普惠型的。”他同时指出,“政策不在多,关键是要管用,要解决实际问题。同时,政策的传导时间要缩短,要企业在短时间内明明白白政策是怎么回事。”

  制药行业的崔代表介绍,此次金融危机中,生物医药产业依然保持快速增长,希望政府能够加大扶持力度,帮助国有制药企业轻装上阵。崔代表话音刚落,韩正马上接过话题,“药品从药厂出来到进入医院,差价很大,我想请教你们,如何使中间差价尽量下降,让老百姓吃得起药。”韩正市长用了一个形象比喻,“看病买药不同于购买化妆品,病人吃什么药,都是由医生开单,因此药品方面的推销往往属于‘强迫性推销’,如果药价降不下去,‘看病贵’的问题依然会存在。”

  他提到,最近收到两封信,都是反映药价问题的,其中一封信中提到,尽管政府开列了常用药降价目录,但有的药品上了降价目录,厂家马上将这种药改换名称、规格之后重新包装,避开降价目录单,或者改名为新药,仍可获厚利,“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从体制机制上加以解决。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出谋划策。”

  说完药价,韩正市长又向教育界的代表发问,“现在教师的收入如何?”“学校有没有招收应届毕业生?”卢湾区第二中心小学校长陈瑾说,老师们目前的心态还是比较稳定的,普遍认为金融危机下,今年的收入能够维持去年的水平,就已经不错了;招收应届毕业生的工作每年都在做,“关于教师绩效工资的情况,市里已有调查研究,时机成熟就会出台意见。教育是基础,市区还要在这方面加强研究。”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