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灵首页医药新闻
虚假信息举报:点此处对话

破解看病贵,先得破除医疗“腐败链”

2008-06-26 11:26:46    来源:  作者:

  2007年4月19日,儿童驱铅专家、北京儿童医院医务处原副处长田宏被法院判处10年有期徒刑。庭审查明,田宏在任职期间,收受医药企业药品回扣及财物共计人民币22万余元。作为回报,田宏在相关负责同志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医药企业生产和代理的药品在医院进行临床观察和销售大开绿灯。(2007年4月23日《市场报》)

  田宏以权谋私受到法律惩处,咎由自取。其实,类似田宏这样的腐败案仅揭开了医疗腐败黑幕中的一环,在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背后有着长长的医疗“腐败链”;“腐败链”不除,群众看病贵问题就无法解决。

  首先,是药品审批腐败。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许爱娥曾指出,按照正常程序,一、二类新药审批总费用是4.8万元,批文评审通过至少需要5年;但目前,一些新药批文的速度从一个星期到几个月不等,批文价格低则数百万元,高则上千万元。官员腐败成为药品价格虚高的总源头。

  其次,是进入医院前的采购腐败。2005年底在福建市场发生这样的事:同样一支硫酸软骨素注射液,在医院售价28.92元,在药品超市零售价仅为0.45元。更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注射液还是省县级以上医疗机构第四批药品招标采购药品,医院执行的价格标准“合理合法”。如此高价药品何以会中标?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招投标中隐藏的腐败。

  再次,是进入医院时的“公关”腐败。一个药品进入医院要历经院长、分管副院长、药剂科、科主任、医生等各个环节,有医药代表称每个环节都要用金钱“公关”。在药品利润分配比例上医药代表仅占5%左右,医生则要占到20%~30%,20%归中间商,药品实际价格的50%都是虚的。从药商、医院院长、药剂科领导到有处方权的医生,形成了一条多开多得、利益均沾的腐败食物链。

  最后,是进入医院后的治疗腐败。哈尔滨“550万天价医药费”事件让我们记忆犹新,一些医院在利益的刺激下,存在坑害患者、多收费用的腐败行为,这种腐败对患者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药品经过腐败分子的重重盘剥、层层加价,到患者手中时已是出厂价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要让群众看得起病,就得破除医疗“腐败链”。面对医疗领域的腐败,我们需要纪检、司法、审计等部门的全面介入,来破除医疗领域重重黑幕和腐败,来维护在患者和医院间早已失去平衡的天平。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