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四家药店设中医坐堂试点

2009-06-25 11:32:18    来源:  作者:

  被禁七年后 中医重坐药堂

  “前厅看病,后堂抓药”这个千年来的中医传统看病模式,在南京消失七年之后,即将在今年重现江湖。去年年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全国48个地区确定为“药品零售企业设置中医坐堂医诊所试点工作”试点地区,玄武区成为江苏首批试点地区。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已经有四家药店成为首批中医坐堂医诊所。

  南京四家药店成为试点

  2001年底,主管部门下令严禁在药品零售企业内以“坐堂医”、“义诊”等名义开展非法医疗活动,使“坐堂医”这一传统角色退出历史舞台。去年年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卫生部联合发出通知,中医坐堂的行医模式,在遭禁多年之后将全面恢复。此次“解禁”,玄武区也成为全国药品零售企业设中医坐堂诊所的试点之一。目前南京的连锁药店中,先声连锁岗子村店、仙鹤街店和金陵大药房岗子村点、新街口店四家药店成为首批中医坐堂医诊所。

  据了解,目前南京的中医坐堂诊所的诊疗费是免费的,只收药费。昨天上午,记者在先声连锁岗子村店看到,药店单独弄出了一个房间,一张方桌,一个脉枕,一位中医坐在药房内即为患者把脉开方,一个上午就有七八个老百姓前来诊脉开药。武大妈今年50多岁,正是更年期,她当天特地来到药店找医生咨询了一下,并开了一些安神的中药。对于恢复中医坐堂,她是非常赞成的。“一些头疼脑热的小病,去药店先看病后抓药,既方便又实惠。”

  玄武区卫生局副局长奚建彬告诉记者,此次重启试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出台了相应的规范:申办的药品零售企业必须有独立的中药饮片营业区,面积不得少于50平方米,中药饮片质量可靠,品种齐全,数量不少于400种;必须设有独立隔开的诊室,诊室数量最多不超过2个;聘请的中医从业人员必须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连续从事中医临床工作5年以上。

  坐堂中医只准开中药饮片

  不过,一些市民对此也表示担忧,一位正在药店抓药的女士告诉记者,如果解禁肯定是省事了,关键是“坐堂医”能否和医院的医生一样开具准确的药方。除此之外,“坐堂医”能否“坐得正”,还很难说。譬如,如何预防药房与“坐堂医”相互勾结在中药材上打歪主意,如何保证坐堂医看病质量,如何保证患者花少量的钱看好病,等等。

  记者了解到,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中医坐堂做出了很多明确的限制。药店中的中医只允许开中药饮片处方,不能开具中成药、西药和保健品,也不能提供针灸、拔罐、推拿等中医治疗手段。

  此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规定,48个试点地区要制定完善具体的实施方案,严格按照《中医坐堂医诊所管理办法》和《中医坐堂医诊所基本标准》对药店申请举办中医坐堂医诊所进行审批。对于发现有出于经济利益驱动的大处方和误导、诱骗就诊者购买药品等现象的,一经查实,将视情节向社会公示,并按照规定给予罚款,情节恶劣或经警告仍未改正的,吊销其中医坐堂医诊所许可证。

  先声连锁药店副总刘光学认为,中医坐堂在香港十分盛行,可以学习香港的模式。在香港,中医由行业协会监管,协会对每一家中药店和中医师都进行备案记录,只要有违规行为,都会累计积分,积分超过范围,就会被淘汰出局。

  全面普及“坐堂医”尚需时日

  要想在身边的药店看上“坐堂医”,老百姓可能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奚建彬告诉记者中医坐堂医诊所目前也正在全市推广,只要符合国家要求的药店都可以申请,目前同仁堂药店也正在积极筹备中。

  南京某医药连锁公司表示,解禁是好消息,一方面方便消费者购药,特别是在防止“无知用药”上具有积极作用;另一方面,对零售药店而言,“坐堂医”也能成为药店服务顾客、增加服务内涵的渠道,有利于提升药店销售水平。

  一家医院的中医科医师说:“我对这种诊疗模式非常赞同,符合中医看病的特点。中医医药不分家,医生对药品的质量、属性、炮制方法非常了解,由中医现场开方抓药,肯定要比单纯由药店药剂师抓药更放心。”

  链接:成就伟业有赖政策拐点
  
  作为医药行业的分支,受政策限制,药品零售业的改革起步较晚,但是恐怕没有人否认,改革后它是“革命”最彻底的,仅用短短数年就生动地书写出“摆脱计划束缚,焕发市场活力”的美妙篇章。事实上,平价及多种业态的不断创造、品类管理等先进的零售技术的活跃发展、区域之王的不断涌现,都得益于政策的解禁和扶持——一句话,是政策成就了药品零售井喷式的发展“革命”。

  但是,“狂潮”过后,我们看到,近几年药品零售业相对“沉寂”,个中原因颇多,其中最关键也是最主要的一条,是现行的一些地方政策在机制上强化了既得利益者的垄断地位,加剧了社会资源分配的扭曲,因而绊住了企业前行的脚步。

  有不少行政部门认为,划定距离之类作为进入门槛,是行使“宏观调控”职能所在。但是别忘了,宏观调控的目的是营造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而对开设药店设定限距等硬杠杠——先入者可以养尊处优,坐拥丰利,后来者却只能望“蛋糕”兴叹……显然,这种行政方式是以牺牲市场的自由和充分竞争为代价的,这与宏观调控的目标背道而驰,是对宏观调控职能的曲解。

  在“湖南省县以上城区药品零售企业合理布局听证会”上,当地大多数药店老板和准老板言辞恳切地表达了希望“开办药店距离不设限”后,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尊重了民意。在笔者看来,这样的决策程序和决策结果,足以载入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史册。其非同寻常之处不仅在于“让民意充分而自由地表达”,还在于他们在听证前不设倾向性结果,并且顺民意而为之。把该市场做主的事留给市场,把开办药店的选址权让给药店主——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拐点,一个政府部门执政理念和执政方式全面刷新的拐点。

  在美国等发达国家,药品零售业通常由两三家连锁药店主导,因而形成了成熟的、高度集约化的药品零售模式。而据了解,CVS、沃尔格林等零售巨头在扩张过程中,从来没有遇到过诸如“开店距离受限”之困。对于处于焦灼状态的中国药品零售区域之王,目前急需对其给予政策松绑,为其成就进军全国市场的伟业扫清障碍。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