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辅仁药业两年来被查出劣药不断

2009-04-09 17:10:09    来源:  作者:

  3月25日,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豫广交(2009)007号”《违法广告查处交办书》称:“郑州市金水分局:河南辅仁药业生产的‘小儿清热宁颗粒’广告属禁止在大众媒体发布的处方药广告,现责令立即停发,并接受调查处理。”
 
  这是继2008年11月10日该局下发两次通告——豫广停(2008)第106号、107号,要求停止“辅仁药业生产的小儿清热宁颗粒在大众媒体发布处方药广告”后的又一次查处责令。
 
  来自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资料显示:辅仁药业的“小儿清热宁颗粒”在2008年9月21日—10月20日的一个月时间里,仅在河南某电视台数个频道的总计违规宣传为1469次。
 
   “这件事(1469次违法广告)我们都清楚。”3月25日上午,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孙先生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那时他们(辅仁药业)连续3个月的违法宣传都在1000次以上。”
 
  不仅如此,辅仁药业(含各子公司)还被指连续两年来劣药不断充斥市场,给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违法宣传达6年之久
 
  3月23日,记者从河南省会郑州乘车,辗转近6小时来到了鹿邑县玄武镇。在玄武镇通往柘城县的东西走向公路上,有一个叫做桥北村的地方。
 
  一排排白墙红瓦平房映入记者的视野。“十几年前,辅仁(药业)就是靠这十几排瓦房起家的。”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是它(辅仁药业)的胶剂车间。”抬眼看去,靠近公路的平台上零星地站着几个正在作业的工人。
 
  在与玄柘公路交叉的一条宽阔马路两旁,静静矗立着一排排现代化厂房,仿佛在向路人昭示着这个豫东小村土地上的现代工业文明。马路的北边,“辅仁药业集团”的金字招牌,让人不住地环顾四周,其对面是正在动工的“辅仁工业园旅游第三期工程”。
 
   “这事还值得跑来一趟吗?”看着记者递来的材料,辅仁药业集团的齐总工程师对记者说。记者出示给他的材料中有这样的内容:自2002年4月至2006年9月,被各地药监部门定性为违法宣传的品种有,辅仁牌糖尿乐胶囊、益心通脉颗粒、小儿清热宁颗粒、甘露消渴胶囊等,违法的原因均是“未经审批擅自发布”、“ 处方药在大众媒介进行广告宣传”。
 
  还有资料显示,2008年5月至12月,辅仁药业的益心通脉、生脉饮、降脂通便胶囊、小儿清热宁颗粒等产品,在全国数省市的报纸、电视等媒体高密度、大范围地进行违法宣传而被当地药监、工商部门查处。
 
  在辅仁药业集团5层办公楼2楼齐总工的办公室,记者与齐有这样一番对话。
 
  齐:这些(指材料上的违法广告)已经处理过了。
 
  记者:怎么处理的?
 
  齐:厂里已经停止了,不再宣传了呗。

  记者:那河南某电视台还有“小儿清热宁颗粒”的广告怎么解释?(两天后,即3月25日,该广告被河南省工商局再次勒令停止。——记者注)
 
  齐:嗯,这个也正表明药监、工商在加大查处力度……其实主要还是国家相关政策法规不配套的原因(造成的)。比如:药监局规定,处方药不许在大众媒介发布广告,但是,广告批文是药监批的,发布(广告号)是工商管的,由于药品信息不对称,最终使企业处于被他们管与不管之间。而电视台、电台、报纸只要给钱就登,明知不能,还要这样做,各方都没做好这个工作,各方做得都不到位。
 
   “(辅仁药业的)这种说法是很不负责任的,企业要更多地在自身上寻找问题。”3月25日下午,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一处长(应要求隐去姓名)告诉记者。
 
  不过,年初陕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典型违法药品广告消费警示”似乎能证实这位处长的言论。其内容是:
 
  药品名称:降脂通便胶囊
 
  生产企业: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号:B20064373
 
  违法事实:未经审批虚假宣传。广告中以多名年轻女性患者形象对药品疗效作证明,宣称“服用该药后不用运动,不用节食,3天减1斤,3年不反弹,30天肚子变平坦,腰也细了,服用3天后脂肪团开始溶解,就算吃再多也不怕胖了,每天服用相当于3个小时的运动量”,又以医生形象对药品疗效作证明,承诺“绝对安全、有效,无任何毒副作用”。宣称“恢复肠道自净功能,彻底排除肠道毒素,服用两周后睡眠好,口气清新,小肚子没了,皮肤好”,该药品严重夸大药品疗效,使用绝对化语言,并以多名患者、医生形象作证明。
 
  两年来被查出劣药不断
 
  除了长达6年多的违法广告宣传外,辅仁药业(含子公司)还存在大量的不合格药品充斥市场。
 
  记者搜集到了部分省、市、区药监部门公布的关于辅仁药业药品的抽查信息。
 
  对此,辅仁药业集团的齐总工程师对记者说:“‘可见异物’在医药行业内是属于很正常的(现象),太普遍了。”“国家(药监)局规定抽检20支以内没有(异物),就视为没有。谁知道他们(指各地药监部门)是在100支里抽的还是在200支里抽的?”
 
   “这么大量的不合格产品是如何处理的呢?”记者问道。
 
   “都处理了的,留样的留样,仍不符合规定的销毁;有的处罚了经销商。”齐工说,“由于不是具体负责这一块的,不是太清楚,他们针剂都是独立法人的(辅仁)分公司。(应为子公司——记者注)”
 
   “辅仁(药业)的这种行为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他们在自毁品牌。”行业资深经理人刘先生对记者说,“按国家(药监)局的规定,他们(针剂厂)应该有药监部门派驻的驻厂监督员,连续出现这种现象,各级药监部门都责无旁贷,没必要再等到出现了不良反应或命案再去高度重视,那时也晚了。”
 
  为进一步了解事情原委,3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周口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听明来意后,保安人员用内部号码联系办公室的陈主任,说陈去郑州出差了;随后又用内部号码打到了监管科的李科长办公室,李在电话中说让记者找陈主任。
 
  3月25日上午,在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主管新闻的卫处长要求记者详细填写他们提供的采访表,然后附上有关辅仁药业的材料,等待回复。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见来自河南省、周口市两级药监局的任何形式的答复。(记者:李国鹏)

手机: 字数
相关新闻   河南辅仁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