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的医院流通内幕

2009-06-03 12:01:39    来源:  作者:

  自新医改方案出台后,基本药物目录也将于本月出台。而医院用药一直是药品生产企业间的利益博弈焦点,医药代表给医生“回扣”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那么,医药代表到底给医院和医生多少“回扣”?“以药养医”现状的背后,到底存在怎样一条“利益链”?

  患者医院购买的药,经过4个环节

  “医药代表应是用其专业的医学知识及促销技巧,通过对所促销药品特性的推广与宣传,实现促销的目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某德国医药公司从事药品推广工作的吴小姐,是记者采访的多位医药代表中最健谈的一位。她告诉记者,她毕业于江苏省一所名校,与其他同学执著要求从医的想法不同,她对自己的要求不高。在毕业前一个月,高学历、性格开朗的她,通过5轮面试后进入这家公司。正式上班后她才知道,之所以能在近千人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她漂亮、年轻、性格开朗,与人沟通能力强。

  据吴小姐介绍,通常患者在医院购买到的药品都经过了4个环节,即药企—医药代表—医院—医生—患者。有规定要求,医疗机构定期对采购目录上的药品进行招标,中标后按照医院的零售价执行。因此,中标是药企打开销售渠道的第一步,之后医药代表会积极与医院药剂科主任联系。同时,医药代表也要与各科室的主任和医生联系。月底时,医药代表到医院的药房统计或计算机管理部门进行“统方”(有的还要向“统方”的工作人员支付几百元费用),最后按“统方”医生们的用药量,返还“回扣”。

  为了推销药品,投各大主任医师所好
 
  “一般几十元的药品,回扣在20%左右,而大主任是‘主攻对象’。”某大型医药公司的卢小姐向记者透露,吃饭、送礼品、请医生们旅游这是医药代表惯用的“手段”。通常刚入行的医药代表都会选择在医院科室内“陪同”医生就诊,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记者了解到,许多南京市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在看病时,总能看到一位或几位身着便装的非医护人员,并且见缝插针地与医生交谈。卢小姐称,由于南京大型医院就诊率极高,一般只有早上或下午上班时以及下班时间,医生才能有空,而医药代表则必须把握好这短暂的几分钟,把最关键的内容传递给医生,如果医生肯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医药代表,一天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卢小姐说,医生是高风险的职业,收入普遍不成比例,因此,只要开他们公司的药,医药代表都会主动给临床医生一笔“处方费”,遇到不要的就强制性塞到“白大褂”口袋内,大多不会拒绝。当然,并非每次公关都能成功。最难说服的就是医院的主任医师,尤其是专家级的,一般遇到这种情况,药企都会集体应对,根据专家的喜爱“对症下药”。“上个月的新药就没有被某专家提单,我们总经理亲自请他吃饭也收效甚微,最后发现这位专家喜欢收藏古玩名画,总经理特意从国外的朋友处买来古董献上。”卢小姐无奈地说。

  记者了解到,刚工作一年不到的卢小姐,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而从事此行业多年的医药代表则高出几倍之多。

  链接:抑制药品价格须在流通环节和医院下功夫
 
    药品价格虚高难题一直困扰着中国的整体医疗改革进程,"看病难、看病贵"几乎成为老百姓最普遍的感受。

    近日,发改委终于公布了酝酿半年之久的药品降价方案,决定降低22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共涉及400多个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40%左右,最大降价幅度达到63%,此次降价从10月10日起执行,而这是迄今为止政府先后17次药品降价措施中幅度最大的一次。

    与过去历次药品降价风潮相同的是,此次降价方案公布前后,依然只能听到药品生产企业在大吐苦水,埋怨其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占,而医院、药品中间流通环节等药品产业链上的利益方基本没有在意此次药品降价方案。

    当前,中国药品行业的游戏规则是生产企业生产出药品后,经过重重流通环节进入医院,并最终由主治医生开出而被消费者所购买。事实上,从进入流通领域开始,经过总经销、省地市药品代理商、医院领导、药剂科主任、医生等环节,药品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时候,零售价早已不知是出厂价的多少倍了。

    发改委只有调控药品出厂价与零售价的权力,无论是从发改委的职能范围还是实际能力来说,发改委都无法触动中间流通环节的利益,也解决不了药品进入医院后价格依然大幅上扬的事实。

    尽管药品生产企业可以通过将原来的药品重新换包装并申请新药的方式来绕过降价令,但药品生产企业因为监管部门众多,一直是整个药品产业链上的弱势群体,受政策变动影响的程度也最深最广。

    相比之下,药品流通环节、医院在决定药品价格上的作用要大得多。特别是由于医院直接面对消费者,其在药品价格决定中的作用尤其大。

手机: 字数
相关新闻   医院药品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