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价格315网再次提醒您 谨防医托

2011-05-19 18:00:43    来源:  作者:

医托经常趁病人在医院候诊时或在来医院途中,在路口拦截病人及家属,也有些医托在医院内装作曾经看病的患者,以其找更权威的专家为诱饵。欺骗病人及家属随他们去江湖小门诊就诊。医托猎取的主要对象是拎着行李的外地患者。在您问路的过程中,主动搭讪,套近乎,拉老乡(所谓的老乡)热情的询问您的病情。不管您得了什么病,他也得过,或家里人得过,然后很在行的说如何难治,终于找到什么专家治好了。患者一听喜出望外,医托便热情的说明地址,或免费带路,病人在随其前往的途中,发现苗头不对,有上当受骗的感觉时,如若不去,就会对其进行报复。还有的医托给病人下迷药,其目的是为了诈骗钱财。希望广大患者不要上医托的当,不要随意和陌生人搭话,交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配合公安部门与医托斗争到底。

“医托”游荡在医院周围的“幽灵”

您知道什么是“医托”现象?“医托”就是那些在医院附近用欺骗的方法引诱患者及家属误入歧途,把准备就诊的患者带到事先联系好的无良医院和无良医生那里去看病的人,并从中谋取利益。“医托”们总是像幽灵样游荡在大医院附近,当然他们的行为也扰乱了正常的行医秩序。

自去年3月份接到第一份被“医托”所骗的投诉起,就十分关注“医托”现象。通过一年的暗访、调查,让我们为您展示“医托”的众生相,揭开“医托”的真面目。

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以其淮安市惟一“三甲医院”的优良资质,无疑“吸附”了市区及毗邻县市就医者,“看好病,到一院”成了许多患者盲目就医的首选。然而,其强大的品牌“吸附”能力也同时 “吸附”了一群“幽灵”,这群“幽灵”长期活跃、游荡在一院周围,他们或主动搭讪、或强拉硬拽、或蒙哄欺骗,将焦急等候或“糊里糊涂”的患者带到散落市区内的几家无良民营医院及无良诊所就诊,让被骗患者掏空口袋甚至人财两空,让其雇主赚得“盆满钵溢”。他们就是人见人恨的“医托”!

500元劣质中药仅值80元

去年3月初,本报接到一位70多岁老人举报,他拎着一大包中草药向记者申诉,称其从外地到女儿处居住,因胃部不舒服到市一院看病,没进大门便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搭讪,随后糊里糊涂地坐三轮车来到淮阴区城北医院。在医生的劝说下,用身上仅有的500元钱买了五剂中药,回家后被家人数落一通后才知上当。记者拎着老人提供的一大包中药,到市内一家公立医院中药房分捡、评估,检测出成分有鸡内金、六神曲、夏枯草、厚朴、陈皮、青皮、法半夏、生山楂、枳壳、枳实、莱服籽、稀莶草、紫花地丁、木香、白花蛇草、半夏等,粉尘飞扬,每剂中药里都有没注明任何成分的褐黄色粉末的小包,不到10克。专业人士拿出乳玉色半透明的半夏和药包里霉灰色的半夏比较给记者看,指出老人所买的几乎都是劣质药材,分量不足,至多值80元。

不久后,一位40余岁的农村妇女因腹部不适,被当成妇科重症,在城北医院花光了随身的300元,买了5剂中草药回家,医生还吩咐,吃完再回来开药,不然病情会加重,并留下一朱姓电话号码。中药分捡成分有牡丹皮、菊花、枣红、五味子、赤芍、柏籽仁、首乌、茯神、磁石、金银花、麦芽、紫花地丁等,仍是粉尘飞扬,每剂药包里同样有一包神秘的小纸包。专家指出药材等级偏差,分量不足,不值几个钱。

后来,上述70多岁的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医院索要,什么话没说,对方主动将500元购药钱退回。记者拎着农村妇女的300元中草药到城北医院采访、索退,院方朱姓负责人坚称让其本人来退款。记者就药品价格向市药监局反映,并将两人中药包里神秘的小纸包送至市药监局鉴定,市药监局责成区药监局负责调查,区药监局某负责人电话中告知记者,该褐黄色粉末为我市丁集某药厂生产的三七粉。

农村老太800元卖猪钱险遭忽悠

提起“医托”,一院保卫科干事老陈恨得牙痒痒,“有些医托的行为简直令人不齿,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骗”。

今年2月底,一位沭阳来的老太太来一院看病,在门口,一个中年妇女迎上去,“热情”地问老太太得了什么病,老太太说自己经常两腿发麻,妇女马上说:“哎呀,我妈也是这个毛病,我们当时到这里来看,花了不少钱还没看好,后来打听到中西医结合医院有位老专家刘主任,手中有特效药,我们去后拿了几副,我妈吃了很快就好了。就在前面不远,我找个三轮车送您过去吧。”

老太太很感激妇女的“热情”,正想上三轮车,医院的保卫干事早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急忙上前拦住,中年妇女没吱声,一声不响地走开了。保安给老太太解释了老半天,她才明白过来,连声说谢谢,“我身上就800块钱,还是卖猪钱呢,差点被骗子骗了。”

披着合法外衣的新“医托”

一院保卫科与“医托”常年“斗智斗勇”,见证了多年来“医托”的转型和“升级”。“与几年前比,现在的“医托”更难处理,因为他们的雇主已经从私人诊所、游医转到正规的私人医院(主要指“院中院”)。”

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几年前,“医托”大都与游医和“黑诊所”狼狈为奸,互为所需。“游医经常租一个门面坐堂,雇用医托骗来病人,骗人得逞后就跑了,因此游医手中多为假药和劣质药。”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整顿,明目张胆地行骗的游医基本销声匿迹,但一种欺骗性更强、隐蔽性更强的新型合作模式诞生,即一些具有合法手续的小型私人医院雇用“医托”,到大医院门口行骗,“这些‘医托’把患者骗到小医院,小医院所开的药只能说以次充好,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假药。”该负责人认为,这种模式比起之前,潜在危害更大。“400块的中药能开到1200块,其中‘医托’可以拿到三五百元。但由于证据难寻,事后追责也面临很大困难。”

手机: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