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价格医药新闻医院动态虚假信息举报QQ:355298288

漳州医药腐败窝案九成医生受贿

2013-07-25 15:16:30    来源:  作者:

  漳州九成医生受贿需新机制作药方

  在福建漳州近期查处的医疗购销领域腐败窝案中,市直区县73家医院,包括全部22家二级以上医院100%涉案,全市医生90%参与了收受贿赂。医生退赃金额达2049万元,媒体算了一笔账,人均受贿1.8万元。

  这样一个结果,让人首先想到的是对案件的查处者表示佩服。因为,天大的事情只要到了人人都干的地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漳州市纪委敢于说出当地医院100%腐败,医生90%受贿的事实真相,尽管是职责所在,但其勇气仍然值得肯定。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只存在于漳州一地的个案,还是全国各地概莫能外?有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在央视节目中的回答令人沮丧,她说,“应该说是全国普遍现象,漳州只是冰山一角。”

  九成医生参与受贿的事实让我们心惊了吗?当腐败成为一种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时候,它就像呼吸、吃饭、喝水那样自然而然了。人们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漳州的医生大概并不觉得自己吃回扣有什么不妥,就如同平民百姓不觉得自己托关系走后门有什么不妥。或许,觉得不妥的,只剩下那些吃不上回扣,走不上后门的人了。当痛感丧失之际,社会肌体的健康也正在加速败坏。腐败的意思,不单单是指这样一个量变的过程。而且它告诫我们,如果腐败成为人们行为准则的标准配置,那么整个社会的结局将会像容易变质的食物那样溃烂掉。

  出现大面积的腐败之后,无须再去追问道德。在扭曲的利益机制面前,道德本身是无力的。漳州的九成医生未必都是不道德的人,根据惯常的逻辑,所有职业的从业者群体,其道德指数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通俗地也可以说,任何行业都会有“好人”和“坏人”。当一个行业整体沦陷的时候,我们不能将怪罪的板子都打到从业者的个人道德水平上。打板子是简单的,也是解气的,但这是偷懒和不负责任。当红包和回扣盛行的时候,如果我们一味说这是医德问题,其实是在说我们根本就不打算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

  解决机制的问题,要回归到机制本身。医生大面积接受商业贿赂,是因为存在一个叫做以药养医的异化机制。所谓全线崩溃全军覆没,其中的主角不仅仅是医生群体。根据被查处的医药代表交代的腐败路线图,药品腐败要想得逞,至少需要搞定4道关口:通过招投标进入省一级药品集中采购目录,再进入地市一级卫生管理部门的药品目录,然后,医院采购该药品,科室医生在诊疗时使用该药品。其中的每一步都需要金钱开路,“公关再公关”,成本1元钱的注射液到了患者手里,价钱已经涨了10多倍,其中的50%都是所谓“公关费”。

  如果说,九成医生受贿已经足够让人震惊,更让人感到痛心的事情,恐怕是那个用来防范回扣的招标机制,不但在糖衣炮弹前面毫无应有的制度性防御成果,反倒成了吃回扣的先锋。据医药代表交代,药价50%的总回扣中,15%用于“公关”当地卫生、药监等部门相关人员。曾被公众寄予厚望的行政干预,就这样在厚望中灰飞烟灭。

  若说仍有希望,希望在新医改。新医改目标之一,就是要从体制和机制的层面,消除这些滋生行业腐败的病灶。有一个设计科学、运转高效的新机制,然后道德的净化作用才能慢慢恢复起来,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以医德来约束医生才是有价值、有效果的。改革的艰难,难在改革的主导者能不能找到那一记对症的药,有没有勇气喝下这服药?所谓医改,就是给医疗体系治病,关乎医生的职业荣誉,更关乎民众的健康福祉。这一轮医改如果改不好,那才是最值得心惊肉跳的事情。

  福建医腐案调查:坐台小姐变医代搞定医院领导

  漳州市近期查处医疗购销领域腐败窝案,漳州73家医院涉案,医生退赃金额达2049万元(详细),此事后引发热议。昨日,记者了解到,不少被抓的医药代表都只是下线业务员,在其上方还有上一级的医代,个别女医代靠权色交易,搞定医院领导和医生,除医生收受20%回扣外,医院负责人也有“好处费”。

  一个女医代的权色交易

  40岁的周某既是一名“资深”医代,又是一名下线业务员,而在早些年,她是个坐台小姐,靠着权色交易,搞定了不少医院领导及医生。2006年底开始,她在漳浦县等地一些医院及乡镇卫生院推销药品,至去年年底,她的销售额达到375万元,涉嫌行贿金额达73万余元。

  经查,2006年11月开始,周某多次到漳浦县某医院与多名医生接触,经双方商定,医生若开具周某所代理的安络痛等药品,可从中得到20%的回扣。而周某的上级代理李某会通过银行卡转账的形式直接支付给周某30%药品回扣。截至2012年12月,周某累计给该医院医生回扣87946元,所得回扣由周某根据医生每月开药情况,将现金装入信封直接支付给各个医生。

  2007年3月,周某又开始将目标瞄准漳浦县另一家医院,与该医院多名医生接触,以同样的方式对医生进行行贿。截至2012年12月,周某累计给该医院医生回扣144090元。

  2012年3月起,周某又先后将自己的业务拓展到该县另外两家医院,其中一家二级医院40多名医生收受周某的药品回扣,截至2012年12月,药品回扣累计达30万余元。而另一家乡镇卫生院16名医生收受周某医药回扣也达20多万元。

  一种药品要闯的四道关

  据了解,为了计算各个医生的“工作量”,周某还买通了医院的统方员,每月按各科室医生开具的药品计算提成,统方员按每盒或每瓶0.5元收取好处费。另外,周某还要给医院负责人相应的“好处费”。

手机: 字数   
  
匿名发表于 2013-07-30 19:00:14
腐败
匿名发表于 2013-07-26 14:21:58
数字前后矛盾,水份太多
查看全部评论 (2)